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zonesg\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zonesg\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十章_江湖之东厂杀神_修真小说_小说网 <
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之东厂杀神 > 第十章

第十章

 热门推荐:
    “有人来了!”小风耳朵微动,听见三里外有一队缇骑杀气腾腾的驶来。立即放下酒杯,对他们二人道:“回宫!”

    “为什么?什么人来啦?”小皇子不明就里。

    小风道:“别问那么多,听我的速速回宫。”随手扔下一锭银子。

    可刚走出巷子,只听他又道:“来不及了!”神情十分紧张。

    “不错”童关亦有觉察,“距离我们已不足两里了!”

    他们二人若非带着朱富贵,大可与东厂派出的锦衣卫精锐缇骑大干一场,然而此时拖着一个武功水平近乎于零的皇子无疑就削弱了一半的战斗能力。

    朱富贵不明所以,他只见两位义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一言我一语像是在分析着什么。

    “来者一共十人,骑高头大马,且马力十足。每人佩戴大刀,内力均等……是锦衣卫缇骑。”

    “带头的人内力很深,远在你我之上!”

    “不错!那是我从前做暗人时的上司——东厂头目之一福老妖!”

    “打还是不打?”

    “你带富贵先走,我随后就来。”

    “我们刚结拜为异姓兄弟,你就想陷我于不义吗?”

    这一句朱富贵可听懂了,他闹着道:“我不走,我们三个人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好!”小风道,“随我来!”

    他们混入庙街,借庙街熙熙攘攘、络绎不绝的人流来混淆锦衣卫缇骑的的视听。

    “他们来了!”

    只见一队全副武装的缇骑乘高头大马冲进庙街,“让开让开”他们嚣张跋扈、横冲直撞、挥刀乱砍,百姓们猝不及防、四散奔逃,庙街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可恶!我一定要向父皇检举这些目无王法的家伙。”朱富贵义愤填膺。

    小风却无奈道:“没用的,锦衣卫虽由皇帝亲信心腹担任,背后却早已被东厂操控、听凭东厂差遣,像追捕这样的跑腿活儿很多都是交给他们来做!”

    “东厂?他们岂敢?”朱富贵一脸天真。

    “哼哼”小风冷笑道,“由皇上授权,东厂可随意缉拿臣民,别说我区区一个少保,就是一品官员也不敢得罪他们。”

    “搜,宁可误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福公公一声令下,锦衣卫就开始分头搜人。他们盛气凌人、凶残粗暴,凡可疑、拦路、不顺眼之人统统被抓,若是反抗则格杀勿论。

    小风三人葬身在狭小的土地庙里,眼看城中百姓无辜受累,心情悲愤难安。

    终于,“乖孙子”小风大叫一声,“你爷爷在此,快来受死!”

    “臭小子你终于肯露面了!你以为你乔装易名、藏在深宫,我就找不到你了吗?哼哼,你太天真了!给我杀!”福公公暴跳如雷。

    三个月前他还想活捉小风,如今耐性耗尽他分分钟只想将他撕成碎块,这或许就叫因爱生恨吧?当然小风内心是一万个拒绝的!

    童关对朱富贵道:“你藏在这里,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出来。”遂即冲出土地庙与小风并肩作战。

    朱富贵独自躲在庙里好不刺激,只见两位义兄威风凛凛、毫无惧色。福公公坐在马上发号施令,其余九个锦衣卫集中火力向小风大举进攻。

    眼前数柄钢刀迎面劈来,小风双脚前脚掌在地上“哒哒”一蹬,随着双臂豁然展开,整个人向后急速滑行。任凭数柄钢刀直冲而来,却因速度及不上他,一点也碰他不着。忽然,腾空而起,一条腿垂直向下,另一条膝盖弯曲,双臂依旧持平,从正面来看形同“十”字。他凌驾于一排对手之上,显得淡定自若,只等他们靠近他振臂一挥,袖中顿时飞出无数黑虫似的不明生物。

    “好臭。”

    “什么东西?”

    对方被黑虫袭击的阵脚大乱,空中顿时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恶臭。

    “哈哈哈哈”小风叉着腰调皮道,“你爷爷我自创的独门暗器还不赖吧?”

    朱富贵躲在土地庙里捂着嘴差点儿没笑晕过去。

    福公公见手下们干呕不止,冲小风吼道:“臭小子,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行,告诉你!你爷爷我这门暗器叫臭屁弹,用料是百分百纯天然无公害的臭—屁—虫,哈哈哈哈哈,怎么样?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你……”

    “诶,公公息怒!你若不嫌弃,我放一个最大屁王让你闻闻,哇,它的味道跟你这个一身尿骚的臭太监很配呀!”

    “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我上!”福公公歇斯底里,近乎疯狂。

    小风呵呵冷笑,“想抓我?没门儿!”

    说时化作黑影一闪,人已不知哪里去了。

    忽然,“喂,动作这么慢,你们怎么办事的?想气死福公公不成?”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他坐在春风酒楼的屋檐上,手中拎着白瓷酒壶,双脚悬在半空晃荡,好不悠然自在。

    他仰头喝了一注酒,冲童关道:“二哥,上来陪我喝一杯!”

    “好!”童关顺着酒楼墙壁疾跑而上,虽不似小风身轻如燕,却也不费吹灰之力。

    “二哥,你看今晚月色多美!”

    “是呀!”

    楼下敌军未退,两人竟还有闲情逸致在屋檐上喝酒赏月。

    福公公青筋暴起、怒目圆睁,扯着嗓子厉声喊道:“一群饭桶,还不快给我上去!”

    小风哈哈笑道:“来啊,爷爷我正缺一盘下酒菜呢!”

    说时缇骑军已纷纷蹿来。

    童关见招拆招,手中一把又细又长的柳叶形复古青铜剑颇具先秦侠士的浩然正气,他屡屡切中敌人要害,却又点到为止不伤及他们性命。小风却懒得动手,毕竟他靠当世数一数二的轻功就能将他们耍的团团转。

    只见他上蹿下跳,飞来飞去,有时动如脱兔、有时快似闪电、有时矫若疾风、有时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福公公眼看属下折腾半天也拿他不住,大喊“闪开,本公公亲自出马!”

    他一袭黑袍犹如乌云蔽日,双臂一展好似蝙蝠出没。他黑袍一甩,霸气外露,只是那霸气中还夹杂着阴邪与毒辣。黑袍一阵一阵向小风扑来,像是要将他一网打尽。此时月光清明,照见那蝙蝠一张惊悚煞白的干尸脸,脸上一双阴柔凌厉的眼睛如同鬼魅,好似被他盯住就会受到诅咒!

    奈何他内力深厚、出手阴毒,却仍被小风耍的晕头转向。若是对打,小风当真接不住他三十招,可机智如他,偏不与这老鬼硬碰硬。加之他年纪大了,腿脚不像年轻人那么矫健,身法亦不如他们灵活。此刻小风与他近身周旋,一会儿倒吊在他身上,脚勾着他肩膀,脸从黑袍底下探出来。一会儿将他黑袍掀起罩在他脸上,趁他看不见的时候一把扯掉他的太监帽,待他回过神来早已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而他却冲他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一面比着形态各异的鬼脸,一面发出“哦”、“咦”、“喔”等怪里怪气的声音。

    福老怪受他这番戏弄,已然心性大乱!豁然从腰间拔出一柄经过千锤百炼锻的高碳钢刀。镀金的刀柄上雕龙刻凤、精美绝伦,锋利的刀刃在风中舞的飒响,与他自身的戾气浑然天成。

    这边小风与福老怪周旋的难舍难分,那边童关已一一击败七名好手,剩下两名忽然调转方向朝小风背后袭去。哪知人算不如天算,此时福公公举刀砍来,小风纵身一闪,一名偷袭者不幸被劈成两半。

    “蠢货!”福公公大怒。

    那刀下亡魂直挺挺倒在土地庙前,藏在庙中的朱富贵不经意瞥见半张血肉模糊的人脸,吓得心惊肉跳、大哭大叫。

    “嗯?这还有个小鬼?”福公公敏锐的伸出魔掌,一把揪出朱富贵。咧嘴笑道:“好个白嫩的小娃娃,长的还挺机灵,抓你回去做暗人好了!”又命最后一名还能行动的手下速速回东厂增派人手。

    “放下他!”小风、童关齐喊,此时庙街上能打的已然只剩福公公这个头号劲敌。

    “哦,原来是一伙的!”福公公仰天笑道:“天助我也!”

    童关怒道:“老贼,你不要命了,你可知道你手中抓的是谁?”

    “老身当然知道,他就是我的心肝儿宝贝哈哈哈哈。”又对朱富贵道:“小孩儿,别怕,老身会好好疼你的!”

    “放开我,放开我。”朱富贵拼命挣扎。

    “福如海,你个臭不要脸的老妖,连皇子的主意都敢打?”

    “皇……”他脸色大变,忽而转念一想“小鬼,想骗我上当?没那么容易!咱家今日既得这漂亮的小娃娃,就暂且不与你计较了,改日再来取你小命。”

    说罢,他飞身上马,将朱富贵掳去。

    童、风二人亦飞身上马,扬鞭追去。

    </br>

    </br>